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微微小说 > 仙侠玄幻 > 蜀山五台教主 > 120 飞升·大结局

蜀山五台教主 120 飞升·大结局

作者:紫郢 分类:仙侠玄幻 更新时间:2020-06-18 19:22:22 来源:必去

叱利老佛用昔年所遗肉身炼就九颗天魔舍利,到了铁城山世界之后,又用心祭炼温养,每一颗都具有无上威力。他见铁城山老魔被赤杖真人制住,今日已经是一败涂地,这铁城山魔界势必不保,要想活命,必要外逃,虽然说一到外面,便要有天诛天劫临头,但可用舍利子代替自己死去,延缓一段时间,争取用这功夫另寻一处避难之所,虽然希望渺茫,仍然是苟延残喘,但也比在这里跟此世界一起被毁掉要强得多,好歹还有一线生机。

只是他没想到许飞娘会堵在这里,更用子母龙雀环禁住他的四枚舍利,那崆峒印是广成子所遗炼魔之宝,通体仿若黄金铸成,飞到空中,涨到小山大小,宝印下方,刻有上古符篆,金光凝聚,飘落如雨,道道符篆金光向叱利老佛射去,印在他的身上,立刻熔烙进去。

叱利老佛是把大小十二诸天秘魔玄经全部修炼圆满的,所炼成的法身叫做色究竟法身,几乎已经要突破了色界的限制,进入无色界了,本体已经渺茫,等闲法宝道术根本难以伤他分毫,然而今日遇上崆峒印,却是遇上克星,那些符篆印在身上,金光闪烁,恰似给他批了一层符咒法衣,使得他一切神通变化全都不能使用,尸毗老人和枯竹老人又从后方追来。

他们两个联手打一个就够觉得亏心了,要是在被对方跑了,以后可都没脸出来混了,因此各自打定主意,便是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擒杀此獠。

尸毗老人自上而下,五座火山凭空虚浮,老人一身红衣,端坐在正中央的土行山上,将白玉拂尘一甩,五座火山里面同时向外喷火,红绿黄白黑,五色魔焰直冲天际,其中夹杂着亿万枚金刀、金针、金箭、金戈、金轮,五道洪流汇成一片魔焰火海,向下罩落。

枯竹老人自下而上,数十颗太玄珠排成阵势,向上发作,他这宝珠分按八卦方位,乾灵珠象天,昆灵珠象地,离灵珠象火,坎灵珠象水,震灵珠象雷,巽灵珠象风,艮灵珠象山,兑灵珠象泽,合起来构成八卦,便是整个天道法则,生发出五道霞光,各种光彩向上腾飞。

这两大高手全力一击,叱利老佛又被崆峒印制住,被魔焰火海和八卦灵光上下包夹。

“啪”地一声脆响,他整个身体都被炸散,身体裂成千亿片,随着魔火跟灵光四下飞溅。

这叱利老佛的色究竟天魔法身神异非常,虽然破碎致斯,仍然不死,还想着趁乱逃出一片两片,虽然还没有老神主非想非非想处天魔法身那样,只要逃走一个念头,也能顷刻复原的能力,但也可续命长存。

只是广成子所遗崆峒印乃是昔年帮助姜太公斩将封神的至宝,许飞娘原本作为地仙时候,只能发挥其一小部分威能,如今修成天仙,以阳神催发,已可将其威力发挥出近半,叱利老佛身体既然已经被其摄住,便是碎得再零碎,散落到三界各处,也还是在此印约束范围之内,金光一闪,他那些碎片便在刹那之间,全部收摄归位,恢复原形。

叱利老佛这才知道厉害,不禁肝胆俱裂,再无逃走之勇气,许飞娘凌空虚浮,白衣飘飘,背后升起天魔诛仙剑,化作一道长达百丈的红光,仿若一道不断燃烧跳动的魔焰,又似一条沸腾的粘稠血河,随着她手指所向,张牙舞爪飞扑下来,里面仿佛有无数地狱饿鬼,罗剎魔王,嚎哭嘶吼,慑人心神,叱利老佛再无挣扎之力,直接被劈成两半。

“敕令,疾!”许飞娘张口喷出一道乳白色的仙气,天魔诛仙剑呜呜低吼,仿佛一只被主人驯服的凶兽一般,剑上喷出两股魔焰,将叱利老佛的身体裹住,不过一盏茶的功夫,便把其身体烧得熔化,一并收入剑体里面去了。

许飞娘收了仙剑,过来跟尸毗老人和枯竹老人相见,许飞娘原本只是太乙混元祖师的徒弟,而且搞师徒恋,被许多不屑的人当做是太乙混元祖师的宠姬,无论是尸毗老人和枯竹老人,都不怎么把太乙混元祖师放在眼里,许飞娘就更加不值一提了,然而今日相见,许飞娘已然露了这样一手,让他们刮目相看,虽然比拼法力,自己皆不弱于她,但道行境界却是不如了,许飞娘已经迈过天地关口,炼就阳神,日后飞升,一片坦途,自己还不知要在人间厮混多少年。

铁城山老魔被制住,震惊了在场的所有魔头,叱利老佛想要外逃,那无行尊者却是往铁城山飞去,他没有可以顶替自己死一次的替身舍利,因此并未往外走,而是直接撑开幽冥白骨幡,亿万骷髅轮转发作,喷出无量魔火,在正在喷发的地眼之中强行杀出一条通道,冲了进去。

他知道,如果铁城山覆没,他们也都要跟着一起死,所以一定要阻止群仙毁灭铁城山,好在现在还有一位西海老魔查双影,他的道行法力比自己又高出一筹,虽然不及老神主,但大家齐心合力,仗着铁城山的地势,尚有一搏之力。

不止他做这般打算,之前苦苦抵挡芬陀大师和忍大师的伏瓜拔老魔也往山中撤退,去寻查双影汇合,只是他不像无行尊者这样是从地眼进入的,而是走得山顶的火潭门户,正好遇上岳清带着儿子女儿出来,迎头遇上,岳清早把混元星环祭起,化作一大片五色星光迎头飞去,其中夹杂着心灯的数百点星火,以及七宝金幢的灭魔佛光,后头又有芬陀大师的妙法莲花普度神光和忍大师的十二因缘陀罗尼大威神咒。

伏瓜拔老魔知道大势已去,方才若非自己调动铁城山内部的火焰加持手中的诸天秘魔神灯,根本不是芬陀大师和忍大师的对手,就算那样也是处于劣势,如今再加上岳清爷三个,自己万万不是对手,如今老魔已死,自己替他把守山门,坚持这么长时间,也算报了当日蒙他接引避劫的恩德了。他张口喷出一道血气,将手中的魔灯激得暴起十二朵灯花,每一朵里面都现出许多魔头来,他自升生灯芯,方才在做活中坐定,前后两面的夹攻就到了。

佛光法咒,与岳清的混元星砂炸成一团,金芒如雨,光砂飞泻,那诸天秘魔神灯的灯座已经碎成齑粉,然而灯火却仍是安然无恙,老魔坐在当中最大的一朵火苗里面,周围是十二朵秘魔护法,环绕飞转,径直到了岳霐面前,老魔在火焰之中跪下:“我虽处魔道,却甚少杀生害命,当年只因给叶缤、火无害结仇,被他们毁了渡劫宝物,走投无路,蒙此间老神主接引,到此避劫,然始终心畏天道,不敢滥杀无辜。菩萨心包太虚量周沙界,当能容得下我这一个魔头,弟子诚心皈依,愿在菩萨座前做一护法,还望菩萨怜悯,救我脱离苦海!”说完深拜不起。

岳霐颇为意外,吃惊地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赶过来的两位神尼,最终目光落在岳清身上。

岳清轻轻抚摸女儿头顶:“他求得是你,如何处置,还要你自己做决定。”

岳霐沉吟道:“两位神尼近在咫尺,我不过是后生小辈,你如何舍近求远?”

不等伏瓜拔老魔说话,芬陀大师便冷哼一声:“这样的魔头,焉能有悔改之日?哪个收下他,必要反受其害……”戾气却是比过去更深了,她法力比过去威力更大,也炼成了好几件厉害的宝物,甚至还有须弥大破灭神雷这样的东西,跟那诸天秘魔阴雷,九子母雷珠等一样,已经是与大道相去日远,越发往外道上发展了,若非如此,方才也不会数次为伏瓜拔老魔所惑,不能取胜了。

岳霐道:“我已发下弘愿,救度此间苦难,不能成功,誓不成正果,你若要在我座前护法,恐怕要耽延不知多少春秋方能成道了。”

伏瓜拔老魔听她愿意接收自己,急忙说道:“弟子只要能得菩萨福荫庇护,得以活命,于愿足矣!还请菩萨垂怜收留!”

岳霐道:“既然这样,你起来吧,不过我道浅力薄,也不算佛门弟子,你叫我菩萨,我是受不得的,我愿意分你半席,咱们共同完成弘愿。”她又向岳清道,“爹爹,他那魔灯跟自己元神相连,又是魔道手段,灯座既毁,恐怕遭魔反噬,而且此界动荡,随时都可能解体,本来可以让他来我这七宝金幢里面躲避,他却又承受不了,求爹爹帮忙解救吧。”

岳清取出烛龙灯,扬手抛出,那烛龙灯芯原本是一团黑白分明的眼珠,后来融合了沙神童子的魔灯灯芯,平添一层血色,今日发出,倒悬空中,又把十三团魔焰全部吸收进去,伏瓜拔老魔这盏灯比沙神童子当初那盏威力可大得多了,烛龙灯将其融合之后,彻底成了一盏无上魔道至宝,日后三大魔童将佛、道、魔三盏神灯带到异界,成了三教镇教至宝。

这时候外面除了还在鼓荡元气阻止魔祭的李静虚和严瑛姆,以及要把老魔完全制服的赤杖真人,其他几位纷纷赶来山口汇合。

破头和尚见势不妙,也从昆仑山界门逃到外面去了,许飞娘因为追赶无行尊者,进入铁城山内部,无人阻拦,被他逃跑,觅地潜伏起来,直到岳清这一代高手都飞升之后,方才出来继续为祸作乱,跟轩辕法王、破头和尚等又勾结到一起,三次进犯中原,被杨鲤率众驱逐,直到后来石生掌教时,才将其彻底击杀。

魏枫娘展开万魔图,化作一张遮天巨网,在混在一处的大苦恼海里往外捕捞,将里面的各种魔头怨灵,恶鬼夜叉全部收入图中,然后也率领十部魔众,一起来到山口见岳清和儿子女儿。

岳清道:“如今群魔殆尽,只剩下查双影和无行尊者二人,皆在十八层地狱之中,咱们现在就去将其收伏,然后破了这铁城山,以完此劫!”

他取出昊天镜,向下照射出一道金色光柱,花雨缤纷,越照越远,透过黑黝黝的铁城山壁,直接向里,将十八层地狱照彻,一层一个世界,俱都像海市蜃楼一般在光柱里面出现,然后尸毗老人带头,群仙依次合身投入其中,顺着镜光开出来的道路,进入十八层地狱。

地狱里面,也已经打翻了天,查双影虽然厉害,到底也没达到铁城山老魔那般高度,而且跌入地狱的群仙数量实在太多,其中也不乏高手,其中又以神驼乙休,天残地缺最为凶悍,其余凌浑、姜庶、韩仙子、崔五姑、半边老尼、金针圣母、红花姥姥、九龙真人、玄天姥姥等,也都是临近飞升之人,个个都不是好惹的。

天残地缺两个千年老怪脾气最为蛮横,向来是自己说一,不许别人说二的主,先前连同乙休全力一击,还是被老魔打入地狱,只觉得耻辱难当,进入地底之后,又被查双影困在七煞玄阴炼魄大阵之中,使劲各种手段,非但没能冲出去,反而被摄住元神,托上了妖幡,这两人哪里还能忍耐得住,直接放出了混元一气球。

当年岳清也联合许多人一起练过混元一气球,后来在幻波池放了出来对付易周,然而他那个只用数年炼成,无论是从清浊而起收集的数量,还是凝聚祭炼的质量,都远不如天残地缺这个,毕竟人家是耗费千年,为了抵御天劫之用,性命攸关的宝贝,威力比岳清那枚更厉害数倍,再加上两人含恨而发,全力喷吐仙气,助长其威力,更是大得初期。

外面虽然一点动静也未听见,里头却是炸翻了天,地狱空间瞬间全被炸得坍塌,十八世界合成了一个,里头山崩地裂,火爆水涌,阴阳扭曲,乾坤摇晃,四大五行,一起动荡,嘎吧吧连天都塌了,全部混沌一团。

岳清他们进来的时候,正赶混元一气球爆炸,十八层地狱彻底炸穿,成了统一的一层,里面充满了混乱狂暴的清浊二气,这里头的一切物质全被炸碎,只剩下灵体还能复原,连查双影的神幡也被震破了一半还多。

查双影气得大声咆哮,要将这两个老残废碎尸万段,浑身黑气鼓荡,直冲过来,半边老尼、金针圣母、红花姥姥、九龙真人、玄天姥姥五大高手并排而立,各自放出法宝飞剑,合力拦截,查双影双手五指向前射出十股黑烟,与五人飞剑法宝相遇抵住,他嗷嗷厉啸,向前猛冲,五人抵挡不住,飞剑法宝齐往往后退,玄天姥姥最先抵挡不住,向后退走,查双影双爪向前抓去,金针圣母和九龙真人各自化成一道彩光飞走,唯有红花姥姥被他禁锢在一只巨大的黑色魔爪之中,红花姥姥急忙咬破舌尖,放出无数红花彩蝶刀,向外急速旋转,本拟能够将魔爪割裂,哪知嗡嗡转动,疾速旋飞,却丝毫不能伤及那五根手指。

乙休在空中大喝一声:“老魔休要猖狂,且看看这个!”双手向上,擎着一座五色光山,向下轰然砸落,与此同时,凌浑、姜庶、崔五姑、韩仙子,也同时从四面八方围攻过来,半边老尼乘隙打出一团黑白相间的玄光,落在魔爪之中,震天价一声巨响,将其炸碎,救出红花姥姥。

群仙合力,围殴查双影,却丝毫奈何不了他,相反自己这边却接连遇险,直到枯竹老人他们几大高手进来,才扭转了占据。

芬陀大师先前跟忍大师合斗伏瓜拔老魔,都未能将其击杀,反倒被一个小毛孩子收去做弟子,心中颇为不悦,这时候一出现,便显出脑后慧光,使出佛光普照的神通:“魔头受死!”忍大师也同时出手,跟她把佛光连成一片,共同禁锢周围虚空,压缩查双影的活动范围,之后尸毗老人、枯竹老人、水母姬旋等人同时出手,岳清更是把昊天镜祭起,当头照落。

查双影毕竟不是铁城山老魔,又是客居在此,无法调动铁城山的本源力量,面对这么多高手的合力围攻,又是在这魔域时空之中,连逃跑也无法做到,先被佛光困住,紧跟着几十位高手的合力一击,当场便把肉身消灭,元神也给炸散,不待复原,便被昊天镜宝光罩住,无法化形,被镜光强行吸走,收入镜中世界里去了。

收了西海老魔,余孽扫荡殆尽,此行也算大功告成了,大家出了地狱,一起来跟李静虚他们汇合,赤杖真人已经把铁城山老魔完全制服,大家问:“真人何不尽快将其消灭掉?”

赤杖真人道:“这老魔已经炼成非想非非想处天魔法身,除非同样是非想非非想处天的天人,再无人能够将他杀死,唯有使其自取灭亡。”他说话之间,将老魔禁锢在珊瑚杖尖端,扬手化成一道红光,从界门飞到外面的娑婆世界中去,这老魔恶贯满盈,一出去立刻引动天诛、天劫、天罚、天灭,不过一顿饭的功夫,珊瑚杖飞回来时,老魔已经化作灰灰,被彻底消灭,被他吞下去的阮纠等人则被真人法力庇护,完好无损地随着珊瑚杖进来拜谢恩师。

群仙齐聚铁城山顶,那五朵莲花仍然不停地向外输送灵气,跟整个铁城山世界的本源融和沟通,要将其一举破灭。

岳霐忽然飞过去,凌空跪下:“真人且稍缓动手,晚辈方才在下方地狱之中,已经向群鬼许诺,要渡他们脱离苦海,这回地狱内乱成一团,他们又受了一次裂体之劫……恳请真人不要将这个世界毁灭,晚辈愿意留在这里,将他们一一度化,引入正轨,脱了老魔的法力束缚,等此魔域再无受苦之灵时,再将其毁灭不迟。”

岳霐这番话,令许多人动容,想要劝阻,却又无话可说。

魏枫娘也过来跟女儿一起跪下:“晚辈愿意和女儿一起,看守此界,我把万魔神宫十部魔众全部带来这里,愿天下再无邪魔,恳请真人能够应允。”

岳清神色淡然地看着她,她感知到岳清的视线,却始终没有回头,只是抱着岳霐流泪。

一阵沉默之后,李静虚的声音自空中传来:“既如此,便遂了你们的心愿吧!”他的元婴身体已经完全散成五行精英,散入混沌莲花之中,留在云南长春崖的身体又已经是精气神全无分毫的“遗蜕”此间事了,终于功果圆满,“诸位道友,极乐童子先走一步了!”他在来时,在已经把后事都跟妻妾都交代完了,这时金光一闪,就此飞升去了。

那五朵混沌莲花断绝了跟铁城山世界的元气沟通,向内收缩,合成一座五色莲台,缓缓飘落道岳霐面前,连同那十万八千根乾坤针,一并留给岳霐了。

群魔被扫荡一空,大家合力使得三重大苦恼海重新归位,俱都陆续提出告辞,岳清留在最后,亲自把铁城山上下修整一新,然后也要走了。

魏枫娘知道这一别,恐怕再无见面机会,不过还是忍着没有跟岳清告别,只嘱咐岳霐和岳霄跟他回五台山,独自已经在铁城山顶最高的破天峰独觉宫静修,远远地看着岳清率众通过界门离开,晦暗的空中开始飘落血雨。

回到五台山,岳清也开始着手准备飞升,还有许飞娘,更比岳清提前半月飞升,临走前把自己的宝物都分给众弟子,单独把那天魔诛仙剑和百毒诛仙剑交给岳霐:“这两口魔剑非同小可,我本来要将其毁去,只是你爹不同意,说要留着它们给你弟弟留下一线生机。前些时在铁城山,我用此剑开了杀戒,天魔诛仙剑杀了叱利老佛,百毒诛仙剑斩了无行尊者,二人元神皆被收于剑上。魔剑出世,本有天劫,更何况他们两个本就是恶贯满盈之人,我已经帮助他们度过第一次劫难,将来你再帮他们渡过两次灾劫,等两千年以后,二人方能解脱。只是魔剑凶戾,又自有灵性,旁人难以驾驭,你将他们带回铁城山,小心藏好,五百年后,当见分晓。”

然后又把一身宝物全都给徒子徒孙分了个干净,单独把龙雀环和崆峒印给了司徒平,只说日后有大用,然后便白日飞升而去。

这一日,岳清把又众弟子们都找来七星宫北极殿,把身上的法宝都拿出来分给众弟子:“为师宋时得道,至今已有五百余年,也曾走过不少弯路,亦曾做过不少错事,好在能够圆满收场,如今五台派兴隆鼎盛,座下弟子人才济济,也算对得起先师所托了。”

众弟子都知道是好事,但想到从此跟他分别,也是难过不已,石生他们几个小兄弟,皆是眼泪汪汪,尤其石完,更是抱着岳清大腿,哇哇痛苦不已。

岳清安慰他们一番,又教导他们勘破生死,然后便要飞升。

杨鲤过来磕头问道:“师父,弟子道浅力薄,才疏学浅,自从接了五台掌教之位,时常战战兢兢,深感重任难当,还请师父告我,未来五台派如何成事?”

岳清想了想,说:“万法归真,顺其自然,兴废之事,不可强求。”

杨鲤又问:“若是魔教卷土重来,又该若何?”

岳清道:“以戒为师,魔无可乘。”

杨鲤拜谢之后,灵奇又来问未来情况。

岳清道:“你将来到北极长夜岛开辟别府,逍遥自在,只是要想证果成道,却又极难,须得把那骨子里那份倔强好胜剔除方罢,否则天仙难修,阳神难证,还有遭劫之忧。”

然后是陶钧、罗新、尤璜、罗鹭四个,岳清道:“你们心性却好,只要谨小慎微,不恣意妄为,早晚仙业可成,也不必多说。”又说崔晋和黎望,“你们二人由邪归正,前生作孽,今世福薄,尤其还有情孽冤业在身,若是能够严格按照我的道法所行,虽然比你们四位师兄还要缓慢,到底仙业可期,若是一念放纵,便要再转一劫,下辈子另有几重灾难,一个不好便要迷失轮回了。”

两人听得满头大汗,然后是司徒平,叩问前程,岳清看了他好一会,然后缓缓:“平儿前途远大,将来当做开山之祖,也没什么可说的了!”

最后是沙神童子,膝行向前,痛哭流涕:“弟子自知罪孽深重,虽然一心向道,却时常反复,身不由己,如今师父将要离去,日后我再反复,控制不住自己,恐怕便要永沦魔道,再也无回头之日了!”

岳清轻轻抚摸他头顶,叹道:“你也不要如此悲观,凡事还要靠自己,旁人都只能是助缘……”说到这里,觉得这些话沙神童子都懂,其实沙神童子懂得的甚至不比自己少,只是做不到,用他自己的话说,身不由己,虽然知道那么做不对,但还是忍不住,偏偏要去那样做,大道理谁都会说,只是无法真正做到罢了,于是住口,该说道,“我已经把元江宝船封存起来,将来你若到了大难临头,被追杀亡命之时,可找到此船,穿梭时空,到异域去避难,你若是以后能一直行我的道,则用不到它,不出一甲子,便能飞升紫府,否则的话,此既是你的一线生机。”

沙神童子又是感动又是伤心,哭得虽然不想石完那样眼泪鼻涕糊个满脸,也是泪留不止,仰起脸很认真地说:“师父,我舍不得你走,要不您就再晚飞升一甲子,全当心疼徒儿吧。”

岳清道:“你自己心魔不除,我便是再晚十甲子也是无用,痴儿,修行路上,一切都要靠自己。”他看看时辰到了,内心一片空明,已经跟仙界有所感应,便站起身来,向众人告别,身体迅速由实转虚,逐渐淡化,转瞬之间,便消失不见,从此世上彻底消失。

(全文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